您好:江蘇省地質礦產局第五地質大隊、徐州市地質災害應急地質環境保護技術中心 歡迎您!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直屬單位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建設 ? 文化園地

“我與祖國共成長”獲獎征文:那一年

發布日期:2019-08-28 來源:基樁公司 作者:田新元

那一年,

鶯歌燕舞,

山歡水笑,

九萬萬炎黃子孫喲!

赤心向黨,

奮斗在建設社會主義康莊大道上。

爐火熾熱,

山鄉歡歌,

幸福洋溢在心間,

心情多么地激昂。

跨過鴨綠江,

談笑凱歌還。

血灑羅布泊,

豪氣沖云天。

二十六年過去,

彈指一揮間,

年輕的共和國,

走過了風,

走過了雨,

走出了一片新天地!


那一年,

絲路悠悠,

駝鈴遠去,

祁連山的積雪,

融化為涓涓細流,

在青松下跳躍,

在巖石上起舞,

匯聚成奔騰不息的雜木河,

奔向貧瘠的土地。

黃土地上勞作的號子,

響徹天際,

依然掩飾不住人們泛黃的臉肌。

清晨的一聲啼哭,

將我的一生,

定格在這里,

這里成為我魂牽夢縈的地方,

這里成為我永遠走不出的故鄉!


噢,那一年!

祖國正經歷著風雨,

風雨洗禮后的大地會更加艷麗。

噢,那一年!

一個小生命,

出現在那片貧苦的土地。

那一年是公元一九七五。


那一年,

紅色浪潮漸行漸遠,

真理標準有了答案,

包產到戶的紅手印愈發鮮艷,

鄉鎮企業的小火苗越燒越旺,

我們迎來了科學的春天,

我們聆聽,

希望的歌聲在田野上飄蕩。

改革開放的號角,

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吹響!

封閉了太久的祖國啊,

從冷眼向洋的夢中驚醒,

揉亮惺松的睡眼,

展開堅實的臂膀,

決意要擁抱這世界陌生的另一半。

一切是那么蓬勃,

一切是那么新鮮,

一切的一切,

昭示著共和國偉大的嬗變!

那一年,

山間的小路崎嶇蜿蜒,

蜿蜒的小路綠蔭閃閃。

那個微風輕柔的秋天,

鳥兒在鳴叫,

蟲兒在歡唱,

懵懂的少年走進了學堂。

少年歡快的蹦跑,

草綠色的書包在風中飄搖,

帆布書包上主席的頭像,

透著的永遠是和靄慈祥,

頭像下五個鮮紅的大字,

為人民服務,

成了一代代共產黨人的初心與夢想。

聯產承包的春風吹遍故園,

親人們臉色在一天天泛光,

倉里的麥粒越來越多,

身上的衣服變了顏色。

精明的小販走城竄鄉,

清脆的叫賣頓挫抑揚,

所到之處,

點亮市場經濟最初的微光。


噢,那一年!

祖國沖破了桎梏,

航船撥正了方向,

噴薄出面向未來的無窮力量。

噢,那一年!

少年走進了學堂,

學堂里書聲朗朗。

那是公元一九八二年!


那一年,

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

走過了十七年,

十七年的風雨寫滿了滄桑,

十七年的拼搏成就了榮光。

一國兩制的構想,

使祖國統一的夢想,

照進現實的光芒。

奧運會上許海峰的一槍,

將體育病夫的帽子,

射進了太平洋。

第一生產力的理論,

讓科技強國的步子越走越寬。

經濟特區的建立,

給祖國插上騰飛的翅膀。

百萬裁軍,

讓我們的鋼鐵長城更精更強。

所有制改革,

給千千萬企業活血松綁。

團結、友誼、進步旗幟下的體育狂歡,

圓了心中,

更快、更高、更強的久遠夢想。

市場與計劃的爭論,

慢慢消散,

市場經濟理論,

走進萬民心坎。

大興安嶺的大火早已熄滅,

政治風波的煙雨終將飄散,

申奧失利的挫折,

再次訴說著多難興邦。

踮起腳尖眺望,

似乎看到了新世紀的曙光,

俯下身子,

儼然聞到了,

紫荊的芬芳,

蓮花的清香。


那一年,

少年走出了學堂,

走進了職場。

靜靜地回望,

想從過往的磨礪中,

尋找面對未來的力量。

在歲月如歌的八十年代,

從小學到中學更換著校園,

從春耕到夏耘勞作在田間,

經歷著自身的成長,

目睹著故鄉的變遷。

長江大橋給我無限的向往,

鐘山蒼黃引發綿長地遐想,

揮手告別西北故鄉大漠孤煙,

來到金陵,

感受六朝古都盛世氣象。

那時的石頭城,

三十七層的金陵飯店,

是它的天際線。

四年的寒來暑往,

聽過方山的雨,

吻過桂子山的風,

透過墨香,

嗅覓市場經濟的萌芽破殼吐芳。


命運,

終將讓我來到這五省通衢的地方,

將我的余生,

牽系在這方曾經金戈鐵馬的古戰場。

對這個陌生的城市,

心中掠過一絲迷惘。

三環東路車輛三三兩兩,

路東的開發區風吹麥浪,

麥浪后的鴨山塵土飛揚,

不過,曾經的鴨山,

現在有個詩意的名子,

叫碧螺山!

下淀路北的大溝夠深夠寬,

除了雨季的排澇行洪,

還能將各種垃圾收納貯藏。

故黃河岸邊柳琴悠揚,

豪爽的牌友光著臂膀,

臉上貼著紙條,

頭上頂著青磚。

為了探尋這個城市的本原,

走進徐州博物館,

花樣的酒具,

炫耀著故土先民無限的義氣豪放,

各式的武器,

講述著楚山漢水曾經的烽火硝煙。

走出博物館的大門,

我驀然感到,

這座城市的基因,

就是喝酒和打仗!


噢,那一年,

舊世紀的大幕即將合上,

新百年的強音已然奏響,


噢,那一年,

少年完成了蛻變,

一個厚重的城市,

托起一個年輕的夢想!

那是公元一九九五年。


那一年,

災難深重的民族,

大踏步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

民族復興的夢想,

從沒有如此清晰和明朗。

七十年,風雨兼程,

華夏兒女,

描繪著泱泱大國盛世畫卷。

“蛟龍”在五洋深處戲水逗鱉,

“嫦娥”在九天之外撫桂慢歌,

航母在大洋上斬浪劈波,

天眼注視著深邃的世界。

飛架的大橋似一雙有力的臂膊,

將多難的游子,

緊緊地攬進母親的胸窩。

立志脫貧攻堅,

譜寫反對貧困的嶄新篇章。

呵護綠水青山,

體現造福子孫的時代擔當。

七十年,鳳凰涅槃,

中華民族已發展成大海汪洋,

任何風浪也不能將我們吹翻。


那一年,

走過了風霜雨雪,

走過了山河歲月,

永遠熾熱的心火,

點亮著青春最美的顏色。

二十余年的青春年華,

奉獻給我摯愛的事業。

這個已無法離開的城市,

每天散發著無窮的魅力。

一城青山俊俏,

半城湖水輕繞,

黃河碧波如帶,

亂山回合云龍。

高架穿過云宵,

地鐵如梭飛跑,

高鐵四通八達,

民生五彩繽紛。

夢中的故鄉漸行漸遠,

身邊的故鄉新生依戀。

個人生命終將逝去,

民族之火生生不息。

回望歷史,

歷史充滿戰爭硝煙,

硝煙之下,

從來都是生靈涂炭。

感謝偉大的祖國,

讓我短暫的人生,

能靜享這盛世的平安。

祝福偉大的祖國,

永遠繁榮富強,

庇佑著華夏子孫,

生生世世,

遠離動蕩與苦難,

共享和平與尊嚴。


噢,那一年,

共和國走過了七十年苦難輝煌。

東方紅神曲天際回蕩,

春天的故事萬民傳揚,

跨世紀贊歌把未來暢想,

木棉花馥郁芬芳,

梁家河碧波蕩漾。

站立在,

八千里錦繡中華大美河山,

吸吮著

五千年燦爛文明養分積淀,

十三億華夏兒女,

聚集起磅礴的力量,

沐浴著新時代的曙光,

迎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榮與夢想。

噢,這是公元二〇一九年,

一個花樣的年份,

一個偉大的開端!



瀏覽:855
江蘇省地質礦產局第五地質大隊 版權所有 蘇ICP備07001048號 地址:徐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金水路9號
郵編: 221004 電話:0516-87870780 傳真:0516-87870770

蘇公網安備 32039102000191號

旭彩玩具厂